今天早上我在吃早餐看報紙的時候,看到縴夫重出江湖的新聞,心中震驚不已,陳年舊事湧上心頭。

這則新聞 UDN有,標題是 : 湖北裸體縴夫重現? 網友質疑,我摘錄部份內文如下 :

"因三峽庫區蓄水而銷聲匿跡的湖北省巴東縣神農溪裸體縴夫最近「重出江湖」,據說是應遊客要求重現,但大陸網友質疑照片的真實性,認為是當地旅遊部門及業者「找幾個人演戲」的噱頭。 人民網日前貼出數張裸體縴夫的照片,並冠以「湖北巴東縣神農溪重現裸體縴夫」的標題。圖片說明指照片攝於3月26日,4名全身赤裸、身繫縴索布條和縴繩的男子,在溪邊的石灘上替乘坐「豌豆角」獨木舟的遊客拉縴。..."

陳年舊事是2000年,我去找陳勝英做催眠。我總覺得工作帶來很大的壓力,我不懂問題在那裡,也不懂得釋放壓力。陳勝英引導我去看前世。除了有一世,火山爆發摧毀我的家,我5歲就死了的這一段比較慘,其它世我都過得很好。陳勝英再三問我,那你去看看,為什麼壓力這麼大? 我看到一片寬闊的江面,我看到一艘船,有船夫在拉船,他將船拉靠岸後,坐在江邊休息,船客一一下船,他的妻子站在那兒向船客收錢。

我是一個男人,站在江邊看著他們,我是他們的...換作現在的話語...拉船業務的主管。我向我的主管類似地方父母官的人報告,說拉船這個工作非常辛苦,我要改善他們的工作環境,多一點人拉,或是廢掉拉船這樣不人道的運輸方式,改走別的或開發別的路線。我看不下去拉船這個事情,我希望能有所改進。

我的主管說: 這個事情本身沒有問題,這個事情不需要解決。我說: 怎麼可能不需要解決? 難道你看不出來拉船是多麼傷身體的工作? 再這樣下去,船夫會累死的。我的主管說: 這個事情就是這個樣子,根本不需要去處理。

然後,我沮喪的站在江邊,覺得抑鬱寡歡。我知道拉船方式之落後,我知道船夫一家的不幸,卻得不到任何support來改善這個事情。多年以來,每當工作碰到無法伸展手腳的時候,我就想起站在江邊的感覺。

我所看到的畫面和湖北裸體縴夫重現? 網友質疑裡所刊載照片的內容不一樣之處是,我所看到的拉船的人有穿衣服,而且一次沒有這麼多人一起拉。

當時,在2007年,我在部落格內寫下了當時的心情 標題是: 站在江邊與問題共存下去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