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哇,好久沒有寫中文電影的觀後心得了

催眠大師 The Great Hypnotist《催眠大師》The Great Hypnotist 這個片名吸引了我。

催眠,我有興趣,很多電影裡都演過,催眠一入戲往往都與驚悚、偵探結合在一起

演員徐崢與莫文蔚也吸引了我

徐崢在絕對喜感的人在囧途泰冏裡表現得太好了他的演出特色,就屬在"面對荒誕無奈"所反應出來的表情與口氣哭笑不得又得繼續下去的那種喜感, 乃是一絕的演出悲到最高點,由悲轉喜,一笑解千愁

莫文蔚自從在《杜拉拉升職記之後,很久沒有看她的演出她身材比例高挑,當衣架子、走位、正面、背面、眼神都很好看不過,講台詞不能一口氣講太久,口氣卡卡的

我上一次看到好看的驚悚國片是《雙瞳》Double Vision,真的很好看

《催眠大師》The Great Hypnotist 是蠻好看的驚悚片,全劇90%的場景都在催眠師的工作室中發生,用想像造就出重重幻景那一個是真的? 那一個是假的? 虛擬世界足以害人,善加使用則可用來治療

本片讓我正視到導演兼編劇的才華,陳正道1981年生才33歲,前途無量!本片最精彩的是劇情, 我不想說,所以,請大家自己看電影吧。我只能說:言語失控、情緒失控、行為失控或是災難, 都會讓人做錯事情原諒肇事者難? 還是原諒自己難? 這門課題,在此片中,只是小小的處理了一下子。

全片的調性,鬼鬼的,驚悚是驚悚,處理的手法比較接近推理片 --- 在固定的空間裡,兩位演員講台詞,特寫與兩人對話非常多。然而,如果你有做過催眠的話便知催眠師在進行催眠時,不會如片中那麼有戲劇效果,催眠師話說的最多的部份不過是催眠的前半部以讓受催者放鬆引導自我告白引發自己找答案最後下暗示的部份話說的都不多也不長。

劇中的催眠師與受催者,雙雙話說太多,走位太多,悖逆實情。不過,除非是演員在獨白或說台詞的時候,本身的臉部表情和肢體動作是獨有魅力的,不然,也只能靠別的方式來補強。

最近才看完《無間警探True Detective。劇中的警察 Rust (馬修麥康納飾 & Marty 伍迪哈里遜飾在劇中都有大量的獨白和特寫,但是沒有什麼風格酷炫的拍攝角度,看他們獨白的方式,就知道兩個人演法上的差別

Rust 獨白,坐在那兒,手卻幾乎沒停過 --- 喝酒、抽煙、割鋁罐、編小人偶。他整個人的精氣神,演出來的那個樣子,即使是坐著不動放空,沒有說話,看起來就是一個標準的"創傷後患者" --- 被自己的人生傷痛與執業過程中所目睹的人性黑暗,澈底擊垮了他的快樂,變成 一個又煙又酒又毒的城市底層的英雄。

而 Marty 的獨白也是坐著沒有到處安排走位或超級特寫,他的表情以瞪眼與歪嘴居多,勉強是一個正常人的演法。就是因為他要演得正常,所以變化反而不大,他的"獨白法"沒有辦法像 Rust 的演那麼久,因為無法產生那麼多的魅力。

徐崢在《催片中的演法,或者說導演安排的手法,比較像是柯南辦案,真的不像是催眠師。莫文蔚的演法,不像是"設計好的受催者",比較像是心理變態富家女。為了求戲劇效果,這兩位角色的處理都大大的背離了角色本身該有的樣子。不過在虛擬的世界裡,創造者不在乎那麼多,長久以來,發現只要是夠強烈夠特別, "離經叛道"有市場。就像是單純少女被畫成巨乳,主角不只是九頭身,可以是十二頭身。瞳孔圓大到像動物,還要變色,睫毛非常長,眼線非常粗,濃到遮住了眼神。然後回到現實世界裡,藝術表演者把自己裝扮成虛擬世界裡受歡迎的樣子,透過化妝整容與服裝來達成。穿成那個樣子,打扮成那個樣子,在真實世界裡要努力得到觀眾認同的虛擬價值。

人的認知在這種環境下能不錯亂才怪!!

不過想想, 商業片吸引人,就是因為它拍出得強烈又特別,酷酷的,捨棄真實遷就戲劇效果。不然,把催眠師拍成真實的催眠師,恐怕展現不出主角的power,更難以被觀眾所認同。催眠真假? Who Cares?又有多少觀眾的學習動機強,好奇追究催眠的種類?

正常尋常真實無法產生那麼多的商業魅力。

我前面說:原諒肇事者難? 還是原諒自己難?

其實,在多年以前,當我看電影《處女之泉》The Virgin of Spring 時,挑戰信仰真的是非常的難。人生很多難題當時對我來講都太高深了。如今,一步一步走過,體會到最難的恐怕是...

原諒神。

書名 : 催眠術是怎麼回事書名 : 催眠術是怎麼回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