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1998年拍的《酷斯拉》很好看。不僅好看,還帶一點兒好玩,娛樂性佳,暴力適中。當時的男女主角有著娃娃臉和可愛的眼神,個子不高,長像及演技都蠻卡通的。懷著這種印象,我看了2014年的《哥吉拉》Godzilla,哇,這次這個Godzilla電影,可真的是重口味的,肅殺及毀滅之氣嚴重不已。
 
休眠在地底的哥吉拉(Godzilla),被巨獸科學家 Dr. Ichiro Serizawa 稱為「大地的守護神」,它自地底甦醒,要打倒一公一母穆透(MUTOs)怪獸。三隻巨獸的造型兇猛威武,蠻力無敵,造型不僅巨大,且外觀超乎想像。
 
哥吉拉像是覆盾甲龍與劍龍的合體,穆透像是超大蝙蝠與蚊子的合體 --- 三角頭又很像螳螂,不僅會吃幅射,還會發出 EMP (Electro Magnetic Pulse,簡稱EMP,譯為電磁脈衝)。電影裡面有考古、古生物、地震、海嘯、核災、幅射污染、軍武、跳傘、拆彈, ...畫面絕對熱鬧,幾乎全劇沒有冷場,包羅萬象,地理位置從日本、菲律賓、夏威夷、到美國西岸,哥吉拉及穆透所到之處,建築物全毀,毫無保留。
 
《哥吉拉》Godzilla 是讓觀眾來看日式神話的,不是來看劇情合不合理的。此片在美日的合作之下,產出了標準的商業電影公式下的作品:災難、秘辛、救災、親情、悲情、揭密、救贖、英雄、愛情、戰鬥、 殲滅、建設、幸福。
 
Godzilla 伊莉莎白奧爾森
[女主角伊莉莎白奧爾森 拆彈專家福特的妻子,職業是護士,迷朦的眼神好似純真善良,這是自《第七感應》之後第二次看她演的戲,演技稱職]
 
Aaron Taylor-Johnson in Godzilla 2014
[童星出身的男主角亞倫泰勒強森 演拆彈專家福特,這是自《特攻聯盟》之後第二次看他演的戲,還是位純情大男孩,迷朦的眼神依舊純真善良]
 
Ken Watanabe in Godzilla 2014
[渡邊謙 一上鏡頭就不帥,不過總是能傳達劇中角色的性格,在本片中演巨獸科學家,說:Let them fight!]
 
Bryan Cranston as Joe Brody in Godzilla 2014
[布萊恩克萊斯頓 拆彈專家福特的爸爸,兼具親情悲情與盡職於一身,別人去監牢裡保出闖禍的孩子,福特是去監牢裡保出闖禍的爸爸]
 
Juliette Binoche as Sandra Brody in Godzilla 2014
[茱麗葉畢諾許 拆彈專家福特的媽媽,因公殉職,讓福特的爸爸終身自責不已]
 
 
《哥吉拉》Godzilla 算那一種片?災難片? 科幻片?怪獸片? 影史上最好看的怪獸片,在我來看,非侏羅紀公園Jurrasic Park 系列莫屬,侏羅紀讓我們欣賞到恐龍的可愛,也欣賞到恐龍的可怕,而恐龍的體態、膚質、眼神、表情... 都可以從畫面上看得清楚,即使停格時,也能看個仔細。
 
MUTO in Godzilla 2014
[這是穆透,實在是看不清這是什麼東東]
 
 《哥吉拉》Godzilla 拍得很精彩,不過在劇情的融合上,太片面了的一路戰到底,巨獸絕對是可怕的,它的嘶吼聲絕對勝過暴龍,我是有一點兒看到累啦。而且哥吉拉和穆透長什麼樣子,都看不清楚,或是看不到全貌。哥吉拉的臉總是黑鴉鴉的一片,只有死了不動才看得到。穆透的臉及身體則是太光滑,金屬感很重。
 
也許有人會說:把怪獸看那麼清楚幹嘛?我就覺得,電影特效精不精緻就是在看這些視覺效果,主角是怪獸,當然就要把怪獸做到好看才對啊!美要美得耐看,醜要醜得吸睛,Ugly Beautiful嘛。很多怪獸片什麼巨蟒啦、巨鱷啦、巨食人魚啦、巨章魚啦 ... 你會想只看到"部份的獸體"或是老看不清楚的獸體嗎?
 
哥吉拉 Godzilla 2014
[我相信為了強調哥吉拉的野獸特質,把它的眼睛都畫得很小,眉宇畫得很低,額頭圓又大不過身體那麼大眼睛那麼小,真的不符合比例原則,這已是我能找到最清楚的哥吉拉玉照,不過還是很模糊]
 
電影在暴力之餘,通常會穿插一點兒柔情、小笑點兒、可愛逗趣、或是大自然的美景... 這種時候,通常也是讓觀眾喘息的時候,少許的父子夫妻柔情、真摯的眼神、淚水、或是救兒童,在此片中都有運用到。不過,我的感受仍是打太多,"毀"不停手,它(們)的那種 Smash,不輸給電影《綠巨人浩克》The Hulk,悲壯之情遍佈全片。
 
我注意到裡面有幾處安排是很有趣的。片中有一段在處理大橋上的災難,橋上數輛載著驅散民眾的校車還有數輛坦克車及一般車輛,橋上有大人小孩警察軍人,鏡頭帶到大橋就一定會有災難,人那麼多,怎麼辦?要嘛橋斷了,要嘛怪獸要來了,怎麼救?還是都不救?很多電影中都有大橋上的災難,觀眾都看過,但是電影還要重複的演它,所以一定要演得不一樣才行。
 
此片中,"橋"類災難場景不少,還有跨過山谷的火車軌道的災難,機場間單軌列車的災難,都有橋都會斷,都有怪獸要來亂,但是演法不一樣。此片中,通通有安排,很有趣。好像是一種"橋上災難演法大會串"的集合。
 
比如說在《竊盜城》The Town 中,導演安排黑社會頭頭一邊插花一邊在對男主角撂狠話,"撂狠話"的演法有千百種,片中的匪類可不只一種,都要撂狠話,都要撂得不同。如果你是導演,你要用那一種?可以只是"特寫演員說出狠話"就夠了,這種安排必須是演員的臉部說起話來本身就很有魅力的。可以是演員一邊插花一邊說出狠話的,沒有特寫,讓花的美與人的狠平行對比,看起來聽起來仍就讓人倍感威脅。
 
我看韓劇喔,可以常看到這種技巧:讓演員不是只演一項,而是在一個畫面裡演出多項。
台劇,就少用這種技巧,演員都在唸台詞,單憑"臉部說話"欠缺魅力。
 
《哥吉拉》Godzilla 自五月上映以來不過一個月,票房已達投入成本的二倍。它一定會超過1998年版本的票房3.79億美金。16年以來,電影拍攝的技術突飛猛進,地球上的發現也日新月益。
 
生物可以不是幅射的受害者,而是食用者,這在2007年5月由美國愛因斯坦醫學院的研究人員發現,真菌能利用輻射作為能量來源,以製造食物及促進生長。
 
5年前由微生物及免疫系主任卡沙德瓦博士在網路上讀到一篇文章,是有關機器人被送入車諾比仍具有高輻射的故障反應爐,機器人從反應爐帶回的樣本中,有生長在反應爐壁上富含黑色素的黑色真菌。這些真菌要能夠「吃」輻射,必須具有黑色素。
 
另外,我相信生物可以發電,不過生物可以發送 EMP,這是比「口噴原子能火(atomic breath)」還厲害的想像。最近在網路新聞上,看到不少美中韓等等國家研發EMP武器的新聞,此片中有好幾發EMP電磁脈衝的場景,生物運作原理不詳,憑空創造罷了。
 
, ,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