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我陪兒子走路上學,買了份早餐,走到必經的公園裡,坐在樹蔭下的休憩座陪他吃。我看到旁邊的樹幹上放了幾顆黃金小番茄,一隻比我養的 Tickle 身型略小的松鼠,約二歲大的身影, 走下來啣了一顆,走到三公尺高的樹幹上吃起來。牠把果肉吃盡,把黃金色的皮丟下地不管,樹下本來坐著的一對老夫婦過去揀起來,驚奇的數落小動物 : 「妳看, 牠不吃皮!!」

嘻嘻,我心裡想 :「我家的 Tickle 也不吃皮!!」

松鼠有這個習性,把食物拿到高一點兒的,離開原食物擺放處的地方食用。不但吃番茄不吃皮,吃奇異果、蘋果、芒果、香蕉...都不吃皮。

我想用手機相機過去拍,老夫婦立刻站起來對我說 :「這是我餵的,我每天都來餵牠。...有時候牠胃口好一次吃三顆,...有時候有另外一隻大一點兒的也會過來吃。」兩人臉上笑容不斷,看得出來,這對老夫婦有習慣和公園裡的小動物一同營造出開心的早晨。

在我坐的休憩座的正前方有一顆樹, 正看到另外一隻松鼠, 身型更小, 尾巴很細, 在樹上跳來跳去。 牠可能不知道15公尺遠的另一顆樹的樹幹上, 有很多黃金小番茄吃不完, 只要從樹梢跳過去就好了。 記得去年的五月, 我曾經過這裡看到松鼠在啃食木棉花樹幹上尖尖的突起,我駐足看了好久,心想 : 「這東西吃得飽嗎?」沒辦法, 野生的松鼠, 吃些雜食野果, 能飽不能飽? 我擔心不了。

我心想著 :「希望不會有那種主張不准餵動物的人過來!! 希望不會有那種棄養松鼠的人過來!! 希望不會有那種松鼠病菌傳人的事情過來!!」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 : 台灣執政者像籠子裡的松鼠!蘇起:朝野協商是最黑暗角落

吸引我的字眼不是"朝野協商"之惡或是"蘇起", 而是"籠子裡的松鼠", 松鼠也可以拿來下政治標題?

批評台灣的執政者現在像「籠子裡的松鼠」,跑了半天累得半死,卻發現自己仍在原地沒有進步;「如果台灣民主不在制度面深化,任何人或黨贏得政權,只是進入籠子當新的松鼠而已」。

文章裡面從頭到尾都講得很對很好,請看一下我所列舉出來的整理要點:

-不在制度面深化。
-保守多、創新少。
-用了太多事務官,政務官比例太低。
-主子經常必須自己站上第一線推動政策。
-大家只是把對現狀的不滿,投射在主子身上。
-國會效率不佳。

我在過去的職場裡的最後十年裡,充份的感受到以上的問題。就算是在私人企業或是其它產業,以上的現象早已是司空見慣的了,並不獨見於政府機構內,勞工們只能習以為常,看看自己還能做些什麼,看在錢的份上盡力做事,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世道如洪流,載浮載沉,若用力想靠上岸,卻不知這一上岸,將進入何境? 只好隨波逐流,仔細看著兩岸,看是否能出現個什麼不同的,能引起漂流者奮力游出的動機?

有一次我在士林逛街,看到一家傳統的寵物店把一隻比 Tickle 還大的松鼠關在一個很小的籠子裡, 牠不能跳,只能不停的在籠子裡上下翻轉 --- 那小小的籠子,等同一個運動轉輪,牠只能在這麼大的空間裡動。幫待售的寵物換一個大一點兒的籠子,對於寵物賣家來說不會是難事,那為何他不這麼做?

後來回家後,我一直想幫我的 Tickle 弄一個大一點兒的籠子,買不到,只好買了一個三層鐵架,六面用鐵絲綁上鐵網片,讓牠可以上下跑爬。

執政者為什麼像籠子裡的松鼠? 因為籠子很小,只能原地跑。這在職場裡,我們叫它"空轉"。

怎樣才能讓寵物賣家感受到一個大一點兒的籠子能帶來改變?

公園裡那隻身型小、尾巴細的松鼠,何其幸不必空轉!! 願牠能通曉、去探索, "知道15公尺遠的另一顆樹上,有很多黃金小番茄吃不完,只要從樹梢跳過去就好了。" 而且,樹下坐了一對老夫婦, 眼巴巴的準備了一堆更多的食物,只要松鼠願意來吃,他們會癡心送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