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電影看到覺得無聊了,本人不過是小小電影咖,看來看去,覺得沒有什麼新意,Learn 不到什麼東西。我注意到《饑餓遊戲》The Hunger Game這部電影,有一點兒想看,宣傳介紹裡埋了很多奇幻關鍵字 : 競技場、未來世界、至死方休的無情決鬥、實況轉播 ... 我可能想去看看。再仔細想想我為什麼想看這個電影? 最大的誘因是 : 它是暢銷書改編的,我要看看這種劇情有什麼迷人之處?

為了了解電影是如何讓人著迷的,我看了一些 TED.com 上面的演說,想知道大腦在想什麼。 我是指 : 不是我在想什麼, 而是大腦在想什麼。 我找到了一篇「遊戲獎賞 Reward 大腦的七種方式」。現在 fMRI 技術發達,觀察出人在打電子遊戲時, 大腦在進行兩個 process : Wanting(想要) & Liking(喜歡)。 如果"想要"和"喜歡"順利被產生,大腦等於得到了獎賞,於是更加的投入 Engagement。

看完這個二十分鐘不到的演講後,我用另一種結構去理解人為什麼要看電影 --- 不僅是為了好玩、好奇、刺激。

觀眾坐在電影前面,將自己的部份寄情於主角身上,假想那角色就是我,在1~2個小時內,活在那角色裡,或是我的幾個部份分別投射在在幾個不同角色裡, 同時演。所以,角色的安排要能讓觀眾有同理心,讓人有認同感,觀眾得以找到投射的標的,融入到裡面去。那角色挫折時我也挫折,那角色成功時我也成功。它打鬥時我也打鬥,它戀愛時我也戀愛,要命的是... 它殺人時我也殺人,它毀滅時我也毀滅。

從虛擬世界中,藉由聲音與影像餵訊息給大腦,得到從現實世界中得不到的獎賞。過度用這種方式去獎賞大腦,時間與資源都陷在這裡,人能不宅嗎? 又好像生命找到出路,在科技世界中的人群疏離感,用另一種形式造就了社群感 --- 我們在 Facebook 中交朋友, 一起"讚"一件事情 ; 我們在線上遊戲中和別人一起打敗邪惡 ; 我們藉由網路的號召一起去捧一個電影或一個素人明星。

為什麼為了一本暢銷書, 而去看了一部電影 ? 這種劇情根本不是我的菜。某種程度我認為,能拍的早就被我們拍完了。在未來, 電影還有那些好玩的? 更多跨國合作的電影? 改編自更"來瘋"式的劇本? 更3D? 擴增實境? 電影體材是不是已被消費完了? 除了向那些"獎賞形式"尚未被滿足的較低年齡層招手之外,倒底還有沒有值得行銷的新產品? 

「遊戲獎賞 Reward 大腦的七種方式」是那七種? (請按此看video,進入之後可改字幕 subtitles 為 Traditional Chinese。)

1.量化進展 Experience bars measuring progress;
2.設有短期及長期目標去追求Short- and Long-term aim;
3.即使是小小的努力也得到獎勵, 做錯沒有懲罰Reward even smallest efforts and don't punish failures;
4.即時, 頻繁及清楚的回饋Rapid, frequent and clear feedback。
5.意想不到的不確定性Uncertainty。
6.集體及彼此競爭Collaboration and competition。
7.投入Engagement。

除了 「遊戲獎賞 Reward 大腦的七種方式」之外, 獎賞還要有差異性與新鮮感,如果每一次獎賞都一樣就沒有 engagement 了。 我不禁要問 : 那獎賞的極限是什麼?

如果極限到了怎麼辦?
有沒有可能跑進立體電影裡面看電影 --- 從扮演擴增實境裡的配角,不左右劇情發展開始做起?
能不能轉型做線上教育學習? 因為那裡面需要大量的動畫及影像,把"教材" "劇本化"。
能不能做大腦認知方面的疾病治療? 因為那裡面需要很多影音及情境,幾可亂真的以騙過大腦...
潛意識裡有很多心結及印記沒有打開時,催眠暗示的效果不彰時,用有"針對性"的電影播放給大腦看是否有心理治療的作用?

Well,可能不是好主意,想到電影裡沒有新意,以後可能會輸給電子遊戲、書籍(電子書)、DVD出版業,頂多贏過音樂界,開始在囈語咧...

萬一《饑餓遊戲》The Hunger Game不好看怎麼辦?  至少,我擁抱了人群,做了一件和"很多人"一樣的事情,這樣想多少產生了依附感及歸屬感,大腦會喜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冷心
  • 張開基二十年來長期研究探訪台灣通靈人,做比較忠實的報導。他的書本有提過這些東西,通靈人據他觀察三萬人口以上跑不掉,但能力有分三六九等級。有人能力爆強有人能力超弱,忘了是那一本書寫的。我看張開基的書是因為,他不會刻意說誰誰誰能力強,而且有很強的質疑精神。

    我喜歡他的書,這種田野調查會比單純看通靈人寫書更客觀。通靈人對自己通靈時看到的東西或意識的轉變可能說不出個所以然。


    人為什麼要看電影?只要是熟悉的題材,我跟一些同好會去看。例如我提過的復仇者聯盟,有看過漫畫小說玩過電玩的同好,電影公司會想抓住這些基本盤。像「哈利波特」讀者眾多,只要抓住其中三成票房就很可觀。

    「飢餓遊戲」很早以前就決定電影化了。在美國,小說沒寫完就敲定版權準備開拍電影,是從史蒂芬金開始的。這位恐怖之王的小說本本賣座,片商自然不會放過賺錢的機會。姑且不論電影改編是否成功,能拉抬話題是一定的。對片商、作者、讀者都是有好處。

    看電影是增加人生體驗,人總是好奇自己未經歷的生活。電影讓我們在同一生等於同時多活好幾世。一部電影如果代表一段人生,那麼看愈多代表經驗愈豐富。

    我們總是活在別人創造的二手經驗裡,電影也是小說亦然。很多東西不必親身經歷也能體會是怎麼一回事,這是否代表這些體驗一定是我們目前所感覺到的這樣?那就不一定了。

    對著大螢幕我們哭我們笑,人天生就對自己沒能擁有的東西感到好奇,這是天性。看電影也是一種娛樂,那裡有笑聲人們便往那裡跑,這也是人性(哈)
  • 張開基用記者的精神實事求是,和施寄青(007contact)一樣,發表研究國內算命的感想,同時自己修練,還蠻真實的! Yes,我也看過他的書.

    艾蜜莉咪咪 於 2012/03/29 09: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