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部電影叫做"黑天鵝",劇中的女主角有一個控制慾很強、把女兒照顧的無微不至的單親媽媽 --- 很多評論這樣批評這位劇中的母親。

我想提出的問題是 : 孩子是否需要照顧者容許給予一點兒"罪惡"及"紓發邪惡念頭"的自由空間?

做為一個母親,總是希望把孩子教成至善的化身,但是我所讀到看到的一些知識,告訴我人性不全然需要"至善"。例如說有一本書"記憶vs創憶",裡面就提到連小孩子都會重新塑造記憶,說出沒有發生過的性侵事件 --- 有一部份原因是人性中還是有一塊"邪惡"專區需要被滿足。(sorry,我記不得 exact words,但意思差不多。)

大家都說小孩子不會說謊,心理學家證明結果不是這樣的。

很早以前我看一本小說 Disclosure, 中文翻譯成桃色機密電影是由黛咪摩爾與麥克道格拉斯演的。在小說中有一段提到(是電影中沒有演到的劇情) : 曾有一個女孩接受心理諮商,卻說出爸爸性侵的事情,爸爸因此被起訴,也失去了工作。後來經過很長的時間,證實了孩子說謊。(至於女兒為什麼要編造父親性侵的事情? 小說中沒有完整的交代,看來只是孩子可能對教養上一點點小小的不滿的發洩,加上諮商師的言語誘導。)但是父親的人生被毀了,再也回不來了,而且,很多旁觀者仍然停留在"他性侵自己親生女兒"的印象中,讓他倍受孤立。這是一段真實案例。

我很喜歡看小說。可惜很多小說內容立意都很好,但是夾雜了一大堆性、血腥、暴力、邪惡之腥羶色,讀者還很愛看。我開始注意到作者如何解釋寫該類小說的動機,很多都提到人類非常需要藉由這樣的閱讀來滿足對於血腥暴力的想像與慾望。

真正嗜血的不是吸血鬼,而是那些無法成為吸血鬼的人 ; 人性本善? 人性本惡!! 

與其教導至善完美卻形成壓抑的人格 --- 有一天卻像火山一樣爆發開來,還不如開放一些沒看到、不知道、不要管的自由,讓罪惡小小的宣洩,在不失控的範圍內發展均衡的人格。

那天聽到陳文茜的評論,她提到台灣不利於線上遊戲的發展,因為我們將之視為八大行業 ; 但是韓國卻開放且鼓勵這個行業的發展,還積極主導國際線上遊戲的比賽,對於所謂的網咖,政府釋出贈送的遊戲點數,免費讓失業者去玩 --- 一方面間接鼓勵了這些人學習上網,二方面讓這些人有去處以免自殺。

我還記得,當年在"包青天"當紅的時候,每逢播出時段,犯罪率都會降低。

這一陣子,我讓孩子打兒童線上遊戲賽爾號。他會開口要求買虛擬點數之類的東西,在7-11看到賽爾號科學漫畫也會開口希望我買給他。

我買給他了。我要求他讀給我聽,確定每一個字他都讀得對 ; 我陪他一起把附贈的抽獎密碼的使用方式搞清楚 ; 我提醒他填好客戶問卷,把他不會寫的字寫給他看 ; 我替他去投遞郵筒。而下一次,我要學會放手不要管,只拿錢給他去買,小心的觀察有沒有過度失控的行為,只要沒有大礙,我要學會放手不要管.

前一陣子我看到震驚社會的「弒親計劃」40頁 高中生刺殺爸媽。我家的孩子也在聯考,希望孩子有好的表現,又怕給孩子不合理的壓力,我心中百感交集,常常懷疑自己教導方式的正當性,但每每看到孩子生活常規之散漫無章,又難以不插手管束。

分寸真的很難以拿捏。管? 不管?

最後我想通了,不用去想管得對不對,我應該先承認我反正不會是完美的母親,我先接納自己,多少加減做吧!!

弒親的高中生對父親說 : 「對不起!是我心中的那個人要殺你。」這是典型的多重人格(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簡稱DID)會說的話。高中生,可能在更早期的時候有著嚴重的創傷。

是因為有虐待的事實發生? 還是因為有超完美的境界要求?

不得而知。

Well,對於很多事,積極的作為會有反效果,冷處理才是良方。

以後,孩子再沉迷於《暮光之城》或是秘密花園這一類的戲劇或小說或漫畫時,我也不會大驚小怪了。

後記 : 這篇感言的標題真的很難下,吸血鬼除了吸人血這件事不太..."善良"之外,吸血鬼多才多藝、長壽、團結、重感情... 似乎挺完美的。所以我才會說"我們都不是吸血鬼"。

第一章 基因改良的道德標準
第二章 生化運動員
第三章 父母打造訂做的孩子
第四章 舊的及新的優生學
第五章 支配與天賦
結語 胚胎的道德標準:幹細胞的爭論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