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 是一則新聞 :

死了八小時 驗屍復活 嚇壞法醫

2011-05-25 中國時報 【洪璧珍、吳敏菁/彰化報導】 ...五十二歲、腸癌末期的陳姓男子,前天溺水被救起送醫急救後,在上午九時許宣告不治;檢察官會同法醫下午五時許驗屍,就在拔管後採檢體時,陳男居然大口呼吸,當場把法醫嚇住。死了八小時後復生,醫師原要送陳男進加護病房,因家屬放棄急救,二小時後再度死亡。 ...

以下, 是一則笑話 :

四十出頭的莉莉突然心臟病發,被送往醫院急救。病情十分糟糕,莉莉感覺自己幾乎都已經死了。搶救中,莉莉突然聽見了上帝的聲音:「不,妳不會死的,妳還可以活45年6個月,鼓起勇氣活下去!」

當然,結果是莉莉奇蹟般地被救活了。

身體復原後,莉莉想到自己還能活40多年,便沒有急著出院,先是墊鼻子、接著是補唇、然後是豐胸、最後是抽脂,一古腦兒連續做了4個美容手術。

然後,又叫了專業美髮師上門服務,改換了髮色、做了個新潮髮型,整個人看起來年輕了十幾歲。當最後一個整形手術完成後,莉莉便高高興興地辦理了出院手續,沒想到在門口卻被一輛急速駛入的救護車撞死了。 

到了天堂後,莉莉生氣地質問上帝:「既然你說過我還可以活45年,那麼你就不應該食言啊!」

上帝尷尬地聳了聳肩,答道:「真是對不起啊,剛剛我認不出是妳來。」

莉莉變美了,但是上帝不認識她了,上帝想救回的是原來的那個她,不是變美的那個她。

難道改變不好嗎?

請問 : 改變真的是好事嗎? 你現在的狀況真的需要改變嗎? 還是是大眾傳播媒體廣告到處說服人要改變,以讓商業行為或是別人的一隻手有介入的機會? 如果我不必是現在的我,我是另一個我幻想的會比較棒的我,那麼我變過去之後,真的有保證比較好嗎?

不知道,只能變變看囉!! 要嘛整型美容換身份可以改變我,要嘛死了重新投胎可以改變我,要嘛...學習和問題共存之,讓自己接受並學習安適平靜,不用變來變去了。

多年前,我寫了一篇部落文 : 站在江邊與問題共存下去。裡面講到以色列人笑李遠哲 : 科學家老想解決問題,他們卻學習與問題共存。仔細想想,自我為中心的人類,往往為了解決A問題,結果生出了12345678...其它的一大堆問題,然後兩手一攤讓別人去解決。以為是在成就一些事情的,結果變成造業。真正智慧的人,可以在事情開頭的時候,能預想到因果,而能控制自己有所為有所不為,有所變有所不變嗎?

我們常聽過許多心跳停止的病患曾經經歷奇妙的瀕死經驗(near-death experiences, NDEs),斯洛維尼亞共和國馬里博爾大學  Zalika Klemenc-Ketis :「我們的研究結果為瀕死經歷的領域添加了重要的新資訊。我們在那些體驗過該現象的病患身上發現,血中二氧化碳濃度顯著高於那些未經過的人們。」此研究發表於 Critical Care 期刊,研究者們調查52位在心跳停止後生存下來的個案。當中有十一個人說他們有瀕死經驗。研究結果顯示那些有瀕死經歷的人,血中二氧化碳的濃度遠比沒有的人要高出許多。(請見此網頁。)

科學家做研究是基於一個假設下去設計實驗方法的。如果不是資訊不全的話,我的疑問是 : 死掉的生物體內二氧化碳都比較多---就算沒有活過來也比較多,連死而復生後還比較多,那是正常的。如果在活人的血液中灌二氧化碳,然後再問受測者是否看到光、通道、死去的親人、神、自己被急救的樣子及在旁邊的人、...  能不能重複這個實驗,以證明二氧化碳之於活人產生 NDEs 的作用?

瀕死經驗(near-death experiences, NDEs)到底是怎麼一回"科學"事? 目前沒有定論。不過,對有 NDEs 經驗的人做統計,他們活過來之後都有所改變,變得更熱愛生命、平靜、物欲較低、脾氣變好。在美國有一個http://www.near-death.com/網站,分類與資訊之完整,令人嘆為觀止。

NDEs、通靈、打坐、進入催眠態、練功時,是不是呼吸都會變慢? 這些活動改變了我們什麼 ? 如果在這種狀態下,它啟動了我們大腦中的某一種物理化學作用,以致於可以和外界的一種機制連結,就像是無線網路的金鑰被輸入了一樣...如果莉莉能了解這個道理,也許她就不會做 4 個美容手術,她會風去水無痕的越過外貌問題,進入下一個真正的問題。主事者輕易的改變了自己的狀態,人生大事的tempo反而要倒車回去處理"變美"的事情,上帝也得重新去辨識莉莉,反而是一種"延後"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