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孩子的愛帶著氣急攻心,隔外需要冷靜。

韓國 052.jpg韓國 044.jpg孩子從學校傳染了一種壞口頭纏 : 去吃X啦!! 這真是個要命的低俗的口頭纏,什麼話都用這個來回答。
功課寫了沒? 去吃X啦!!
明天要帶XX,去吃X啦!!
中午吃什麼? 去吃X啦!!  更可怕的是有一天,她不知道說了什麼,我本來想回 : 「狗屁啦!!」 卻衝口而出 : 「去吃X啦!!」 哇塞, 她和她弟弟在車子後座笑到要撞牆。

以下不是失控的陪審團Runaway Jury這是失控的吃飯團。
早期,我告訴他們 : 「吃飯不要像龍捲風」,後來,我告訴他們 : 「吃飯不要像吸塵器」,現在,我告訴他們 : 「吃飯不要像馬戲團。」

老公和孩子們的口頭纏顯示他們都沒有脫離肛門期,只要講一點排泄物的事,他們就狂笑到東倒西歪。
昨天晚上吃飯時,老公帥先開戰,對老三說 : 「喂,你去廁所大... 」故意最後一個字不說,順便看著我,等待我的發飆。我正瞪大眼睛打算要訓斥他,孩子等著在老公說出最後一個字後,要欣賞老媽演發飆戲。老公突然戲劇話的轉折 : 「大聲說話!! 」這下子慘了,全家除了我之外,開始狂笑到東倒西歪。天哪!! 排泄物這麼有意思麼? 老公承勝追擊 : 「那,... 你去廁所小... 」孩子們停下來專心的聽下文。老公停了半晌, 說 : 「小心的開水龍頭。 」

現在的小孩子,很容易會因為一點兒不好笑的梗,笑到不行,而且不停重覆的說它。在回家的路上,小兒一路默唸 : 「你去廁所大...大聲說話,你去廁所小...小心的開水龍頭。」像神經病一樣喃喃自語邊走邊笑,儀態氣質都很差。

回家後,女兒向我說到學校成績的事情。她上次模擬考作文題目 : 我生命中最寒冷的冬天。
女兒想起她這輩子去過最寒冷的地方 : 漢城,那年冬天我們全家去那裡的滑雪場滑雪橇,歡樂無比!! 
她用細膩的文筆寫下了她寒冷而歡樂的回憶。是呀!! 歡樂無比!!
沒看懂作文題目,寫錯了內容,分數很低。殊不知那是要寫妳人生最低潮的時候。

我找到當時去韓城滑雪橇的照片與錄影。那一天,本來是要滑雪的,但是前天晚上女兒傷了她的手,變成只能玩滑雪橇。前天晚上我們住在Oakwood Suite的房間,有廚房,我在超市買了好牛肉和好泡菜,煮了一頓牛排大餐。不消說,龍捲風和吸塵器把桌上一掃而空,杯盤狼藉,食物渣湯湯水水掉一桌。爐台有二圈電磁爐式,一體成形。她好心幫忙擦,好奇那還燙不燙,居然用整隻手掌下去摸。想當然耳,手指上立刻燙出好幾個斗大的水泡。我心想這下子完了,要帶她去那裡看醫生呢? 只帶她去藥局。不需要言語溝通,韓國藥師一看傷口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給了我們很多燒燙傷專用的藥膏布給她逐指敷上,再裹上厚厚的紗布。

手受傷了不能握滑雪桿,看來只能坐著滑雪橇了。全家為她改玩法。

  

 

Well,看這段影片吧!! 傷患和小兒在影片中大跳 : 「冷靜呀冷靜!! 冷靜呀冷靜!! 冷靜呀冷靜!!」

  

所以我說,我對孩子的愛充滿著氣急攻心。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