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之泉柏格曼的電影《處女之泉》The Virgin of Spring,是我在20歲時看的電影,到現在還記得那種價值觀面對考驗,很難下決定的掙扎,卻不容縮手的感覺。

容我引用網站上的內容 : "電影《處女之泉》故事發生在一個純樸保守的農村中,天真美麗的少女艾琳是父母親的掌上明珠,從小備受疼愛與呵護,應父母的要求,她要送蠟燭去教堂。但沒有心防的少女在路上 遇到意圖不軌的三個牧羊人,艾琳被強暴且殺害,陪同的女伴和年紀最小的牧羊人親眼看到無辜的生命慘遭殺害。當牧羊人們誤打誤撞借住在艾琳家,艾琳的父親得知真相,盛怒之下殺了他們為女兒報仇。"

最近在看告白 Confession 的時候,我再度看到價值觀面對考驗的故事 : 那是正義? 還是罪惡? 我聯想到處女之泉,我聯想到電影逍遙法外 Eye for an Eye

莎莉菲爾德飾演慈母凱倫麥肯,一名變態殺手闖入她家謀殺她17歲的女兒。但她的震驚悲傷轉眼卻變成憤怒懷疑,因為兇手在法律漏洞下竟被判無罪開釋,所以當他又犯下另一樁血案且又逃過法律制裁後,凱倫決心親手討回公道... 法律不是完美的,明明是基本的直覺(Basic Instinct)可做出的判斷,卻要發明"證據"去開一扇本意是善意的門。慈母精心佈置了一場局,讓預謀殺害兇手的結果看起來像是正當的自我防衛。法律不是完美的,警察知道,莫許慈母的報復,沒有揭穿。

這是一種來自於人性與本能的策略 : 法律既然你不行,那我自己來執行!! 雖然要付出代價, 但是人性會讓事情自然發展成這樣。

自己來的,明的,暗的,都是私刑!! 是更好還是更糟? 不管是怎樣執行的,這都是

這幾天,報紙上面都多多少少在說死刑的事情。今天,還看到新聞說台灣槍決五名死刑犯,國際壓力排山倒海而來,支持廢死刑的人,會再度說死刑不能解決問題,死刑是野蠻的行為等言論。原諒與包容也不能解決問題,不是嗎?  原來台灣簽了國際人權公約以換得歐盟國家對台灣免簽證的待遇,那些人訂了一個遊戲規則,卻要不見得可以享受到這個制度好處的受害者去原諒與包容。法律不是完美的,為了集體利益或是更大的權益,就算是無助於受害者及其家屬,有人得堅決的開頭去妥協。

有一部電影叫做重案對決(Law Abiding Citizen),傑瑞德巴特勒飾演男主角克萊德,他是一個愛家好男人好工程師好發明者,妻女被歹徒殺了,傑米福克斯飾演檢察官尼克,為了求辦案的績效,與被補的歹徒交換條件取得減刑。克萊德真是一個厲害能幹有錢的受害者家屬,既然法律不行,那他自己來,報復程度之大令人震撼,不但加諸於兇手,也加諸於不完美的司法從業人員,自己最後死於這場自殺式報復。

沒有法來維護秩序,只剩因果報應,讓惡行來世來還!! 很遺憾可能是如此的結論。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