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才去瓦城吃一次, 服務人員推薦大薄片沙律.

大薄片沙律, 大概就是涼拌大薄片. 以前在雲南菜館吃過一次. 那一次吃的時候, 覺得薄薄的豬肥肉吃起來有豬肉腥味, 不喜歡. 我這個人很敢冒險嘗鮮, 於是我接受了瓦城服務人員的推薦點了這道菜. 這道菜上來時, 薄薄的豬肥肉讓我想到超厚的豬頭皮拿去切薄的樣子, 佐以紅番茄, 薄荷葉, 紫洋蔥. 吃進嘴裡, 有大薄片該有的脆及嚼勁, 所有的豬腥味都吃不到了, 拌料裡有好幾層的酸及幫忙帶出酸味的辣, 入口後, 還有香茅的味道. 薄荷葉吃下去, 味道沒在嘴裡出來, 卻跑到鼻子裡去展現草香. 我坐在那兒細細體會食物嚥下去之後還能留在口中的餘味.

我的舌頭, 嚐到了很多的味道. 接下去又吃了幾道菜的不同的複雜的味道, 多到要吃白米飯去沖淡它.

所有的注意力, 都忙著去分辮味道, 嘴皮辣了起來, 精神一振.

我想到我的公公, 九十歲了, 喝咖啡要加很多包糖, 非一兩包可以解決. 喝水要喝熱的, 不怕燙嘴. 喝清燉牛肉湯, 不要蔥, 不要牛肉, 要湯上的那一層油留著, 再灑鹽.  一直搞不懂為什麼, 好久好久以後, 我才體會到他的味覺已老, 需要更強烈的甜與熱與鹹, 才能嚐得到味道.

我想起朗雄在電影飲食男女中的開頭, 喪失了味覺, 做菜要靠好友幫忙嚐嚐味道對不對, 他自己嚐不出來. 最後, 他再婚, 最後一幕他對女兒說 : 我又嚐到了味道了. 

我想起一個女同事說她沒辦法喝沒有味道的水, 會卡在喉嚨裡下不去.

我想起我媽媽沒有胃口的時候, 只想吃香香的泡麵.

我想起我女兒有時讀書累了要靠吃來提神的時候, 泡一碗香香的泡麵, 不吃麵, 只為那濃濃鹹鹹的湯汁.

我想起我以前有一個同事在天冷的時候, 好想去 7-11 喝一碗熱熱的關東煮熱湯.

昨晚我去了一家咖哩料理店用餐, 點了 Laksa, 味道只有鹹和椰香, 很像料理包做出來的食物. 吃完之後, 肚子飽了, 心沒有飽. 頓時體會到重口味不是指鹹味很鹹, 甜味很甜, 辣味很辣, 而是指多層次的口味, 來自於多種食材, 吃進嘴裡, 下到肚裡, 吸收至全身, 去激發出未被啟動的新奇感官與靈感, 頓時覺得自己又活耀起來的那種感覺. 以前, 我討厭重口味, 認為不是養生之道, 現在, 想法改變.

清淡的飲食, 去嚐食物的原味, 讓味道不要那麼複雜. 一口白飯, 一把茼蒿, 一口白饅頭, 一口芝麻, 一口高麗菜, 一口芭樂, 不加料兒, 就算是矇著眼睛去聞去吃, 都能辮認的出自然香的名稱與來源, 單純的食物與我透過咀嚼去連結, 變成我的感官與靈感冷靜下來, 去體會外在的美好. 

而陪著家人朋友去吃沒吃過的重口味, 去體會他們所體會的, 變成我與他們的連結.

老公買7-11熱拿鐵一定加二包糖, 我也試著去加兩包糖喝喝看. 老公吃麵愛加醋, 我也加加看.

女兒年紀輕輕的, 從同學那兒學會吃麻辣與泡菜, 我也跟著吃, 體會出青春與精力無窮.

和朋友一起去吃飯, 我意見不多, 朋友建議的餐廳我跟著去吃吃看, 朋友點的我也點點看, 原來朋友吃這味兒.

這些, 大都透過重口味來連結.

很少, 是透過粗茶淡飯.

食物, 你是什麼味道?

我接受了你是什麼味道.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