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 南極, 尋常人去不了的地方.

這是一部怪電影, 但是, 它是一部風景很美的電影. 整部片在俄國西伯利亞拍攝. 我如何度過這個夏天(How I Ended This Summer)電影裡面, 只有兩個話很少的男主角和一隻沒有威脅性的北極熊. 由於年輕的男主角愛以熱門MP3自娛, 所以配樂是搖滾的. 除了電影最後有多幾個補給隊人員出現搬東西, 全片沒有什麼生物, 只有氣象萬千, 霧起霧散, 夏冬快轉變化的實景, 讓我們這些亞熱帶人一窺與世隔絕的西伯利亞.

黃麗如寫了一篇部落文 : 南極回來後才看懂的書, 她說 : "我還蠻珍惜在無知的狀態,用直覺去窺看世界的那一瞬間。"

兩個幅射量偵測人員, 一老一少.  你很難想像, 他們是如何在那種環境下求生的.

租此片時沒有想太多, 也沒有任何心理預期這是什麼樣的電影. 整個劇情是不驚悚, 不懸疑, 不恐怖, 對話少, 只有自然單純的人性, 天然的風光, 很多鏡頭是長鏡, 一鏡到底, 沒有修飾.在那種地方, 擔任幅射量偵測人員的固定生活與工作, 沒有娛樂與消遣, 人回歸單純, 善於與自己相處, 俗世欲望也沒有了. 

年輕的男孩子, 在簡陋的環境中, 利用隨手可取材的東西打發時間, 不會說謊話, 也不會說實話.

如何看出年輕的男孩不會說謊話? 老幅射量偵測人員去補魚, 叫男孩子自己用無線電回報幅射量, 隨便編個理由說為何自己不在. 男孩子真的不太會編理由. 這要是隨便一都市人, 說騙人話跟呼吸一樣輕鬆的.

如何看出年輕的男孩不會說實話? 無線電的那一頭告知老幅射量偵測人員的家人死了.  男孩掙扎不知如何告訴老幅射量偵測人員實情.

年輕的男孩在孤獨奮鬥的環境中, 不知如何, 可能開始懷疑這一切是有什麼問題.  連看多了Hollywood電影的我, 也以為要有天大的陰謀來了.   男孩誤會了老幅射量偵測人員會傷害他, 躲了起來, 可惜孤軍一人在那種環境中, 野地求生實在不易. 於是他想報復, 把曬好的魚乾拿去近距離曝露在幅射物下, 放回食物櫃中, 讓老幅射量偵測人員吃下去.

男孩子終於面對老幅射量偵測人員說了實話 : 你的家人死了, 你吃了含致死幅射量的魚乾.

老幅射量偵測人員的反應很單純, 一點兒也不複雜 : 他先去催吐, 再回來告訴男孩補給隊什麼時候到, 叫男孩子忘了這件事.

最後, 老幅射量偵測人員告訴男孩子, 這輩子那裡都不去, 只留在那裡....

非常孤寂的西伯利亞, 非常惡劣的環境, 非常單純的生存空間, 只有氣候多變.

生活在裡面的人... 也單純善良至極!!   是我們複雜了.

P.S. 我現在可以理解為何愛斯基摩人沒有全方位營養的飲食, 都吃生肉, 卻沒有心血管疾病.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 , , ,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