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重生預言一書中提到252生存訊號(252 Signal of Life)這部電影,日本拍的,
我以為它會是與全球暖化氣候災變有關,所以借來看一看。
看完後覺得不太是, 應該是和世貿大樓(World Trade Center)這種片的主軸差不多,
講災難救援行動及受難者面對存亡之際處理內心傷痛的故事。

劇情一開始先拍被困在地下的人拿鐵條敲打鋼柱,以發出2聲-5聲-2聲的生存訊號,
敲到手掌破皮流血,
時間再回溯到幾天前,電影開始講事情發生的原委。

東京發生直下型地震,
引起海底火山爆發,
海水溫度上升,
下起巨大的冰雹,
海水倒灌,
又有超級強烈颱風來襲。

 

電影中有拍出幾幕鳥瞰海水淹過東京城市,
海水淹進地鐵站沖走大批人潮的場景,
這些大概只佔了10%,
其它90%拍的是災難現場中受難者與救援者的內心戲。

我認為這部片拍得比較好的是受難者懷著自己生活傷痛不放棄希望求生的處境,
還有救援者在救人與自保之間的掙扎,
都是珍貴的人性。
親情與袍澤之情處理得比較煽情, 賺人熱淚。
鏡頭裡面人很多,很多演員的走位不太順暢,
為了顯得緊急或驚嚇,走動或逃跑得不太自然,
我可能看慣了 Hollywood 電影,
看此片的時候感覺不太逼真。

 

不過我總覺得看電影不是為了看逼真看寫實求好看,
觀眾藉由看電影,
得到盡乎真實的經歷,
不必親自嚐試,
不必付出失敗的代價,
走出電影院後有了新的想法,
改變自己生活的態度,
可謂是體驗經濟下最成功的產品。

 

前超級營救隊隊員篠原祐司(伊藤英明 飾)轉職擔任一位汽車推銷員,
新工作做的不順手,心情上拋不掉對前一個工作的包袱。
原來是他念念不忘救難的時候無法救出隊友的傷痛。
祐司有一個不會講話的7歲女兒詩織(大森絢音飾),
和妻女約好在某處碰面,
要給女兒驚喜的生日禮物。
妻子由美(櫻井幸子飾)帶著詩織前往銀座跟祐司會合的途中碰上海水倒灌,
大水淹進地鐵站,
被恐慌逃命的群眾推擠,
媽媽由美與女兒詩織走散。
祐司坐地鐵趕過來找妻女,
地下的新橋站承受不住淹水的重量,發出轟隆巨響,瞬間崩塌!

 

祐司本著前超級營救隊隊員的能力和找妻女的強烈動力,
在慘不忍睹的黑暗地底摸索生存活口和家人,
途中祐司碰到了實習醫生重村(山田孝之飾),
祐司和重村同行後在電機間中找到在銀座工作的韓國女生金秀敏(MINJI)和女兒詩織。
金秀敏腹部重傷內出血,手臂受傷,
祐司盡力幫她包紮,
而身為實習醫生的重村卻一旁冷言冷語。
重村因為眼見一生敬業經營開業診所父親被死亡病患家屬控告後得憂鬱症,
失去了當醫生救人的信念,
灰心失望要放棄志業。

 

祐司、重村、金秀敏、詩織碰到在經商不順落魄的藤井(木村祐一飾),
藤井有9個小孩,負債借錢開發水族箱外掛的過濾設備,
他帶著公事包,裡面有一套研發新產品,抱著它就像抱著希望。
一行5個人,躲到舊的高橋站內, 敲著2-5-2生存訊號。
當然最後,救援隊趁著颱風眼經過的黃金18分鐘短暫的無風狀態,
利用火藥炸開高橋舊站,
用直昇機吊救出所有人。
祐司也再度找回救人不放棄的信念,
回到救援隊工作。

 

其中有一段是拍金秀敏需要輸血,
但是災難現場那來的輸血設備?
所以重村用刀片削原子筆心(塑膠管)成中空刺針狀當作抽血針,
祐司把水族用的細水管接成輸血用的軟管,
把水族箱外掛的過濾設備當作血袋,
把水族用軟水劑當做抗凝血劑,
重村和金秀敏同是B型,
所以重村抽自己的血輸給她。
這一段有一點駭人聽聞,沒有消毒,沒有酒精,不知是真的可行還是假的?

 

裡面有一個角色有一點諷刺,
那就是那個氣象預測員,
她在那邊,穿著整齊,披著一個圍巾,
預測數字不夠準,
老是一副愧疚使不上力的表情。
不過,就算是預測不準,缺了她也是不行的,
最後,畢竟是靠她才算出那颱風眼經過的黃金18分鐘。

 

日本拍252生存訊號,韓國拍Tsunami大浩劫,11月13日馬上又有2012上映,
很多很多的這類型電影,
拍出他們對於未來災難的想像,也拍出了他們的價值觀,
災難來時,人在想什麼? 要面對什麼?
人在危難時最在乎的是什麼? 怎麼反省自己?
這些隨著氣候劇變的應景電影,
帶給我們醒思,
希望台灣/香港/中國等華人影圈在這一塊真的可以籌備一下,不要缺席。

 

救援隊們,醫生們,氣象員們,
你們的工作十分困難,常常被誤會,被責難,
但是受難者只能靠你們,
請不要放棄。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