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租這部片之前,
其實我不知道有
請問總統先生(Frost/Nixon)這部電影,
以我的成長背景,
我記得水門事件這個大新聞,
尼克森與季辛吉這種人,
是巴著中國忘了台灣的政客,
"總統會主導竊聽"?!
這對我來說是很驚訝的,
高尚的總統會做這種低級事?

另外有一部
大陰謀(All the President's Men),
它在2000年左右一出片我就看過了,
也是在講水門事件,
但主要彰顯的是兩位記者(由達斯汀霍夫曼、勞勃瑞福所飾)對於水門事件的窮追不捨,
劇本與對白很棒,
讓我了解到線民與記者的良心 and their hard-working,
勇於揭發,
"真的事情是這樣嗎?"
"怎麼會是這樣呢?"
幾乎要跟偵探一樣了.

回想起大陰謀,
我立刻租了請問總統先生這部片.

Frost是那位英國脫口秀著名主持人的Last name,
可能跟吳宗憲調調兒差不多吧!
Frost怎麼看都不像是能專訪到前總統(尼克森因水門事件下台了)的貨色,
不過他辦到了,
而且在所有人都不挺他時,
他一個人辦到的,
而且還要一個人出資,
而且還要面對尼克森對他三不五時的鄙夷與小動作打擊.
我覺得本片在鋪這一點上表現得真好真精彩.
如果本片說的都是根據事實,
那 Frost 本人真的是一位谷底翻紅的大異數.

Nixon(尼克森)是那位美國總統的Last name,
其實飾演尼克森的法蘭克.藍吉拉長得並不像尼克森本人,
法蘭克.藍吉拉以前演過不少正派,
也演過不少反派,
但是這一次他真是老薑,
演得真辣.

我曾經看過法蘭克.藍吉拉演的冒牌總統(Dave), 他在裡面演一位野心勃勃的白宮幕僚長, 他的眼神強勢, 老是要人聽他的, 一手遮天, 演得真是好的可惡. 

你有沒有曾經親身接觸過"高層"的經驗?
"高層"泛指政治的, 企業的, 社會團體的最高長官, 
或是最高長官旁邊直達天聽的弄臣?

你有沒有曾經和這種人交手過?
如果有,
你就知道和這種人來往,
"以誠相待"及"雙贏互惠"只能當作發語詞,
要是拿來當作溝通的主軸是行不通的,

和這種人打交道,
很少在開了門見了山打點了見面禮開場白之後,
乾脆的直搗黃龍就能結案了事的.
總是不停的試探, 刺探, 挑釁, 故意逗對方, 戳一下對方,
不想給對方痛快,
一定要當player,
抖盡權勢的傲慢讓你見識見識,
隨時都要beat,
怕對方搞不清楚誰才是高手.

Frost 這幫人訪問總統的目的就是要叫 Nixon 在全世界節目播出鏡頭前公開到歉認錯. 因為他從來沒有認錯過.
Nixon這幫人接受的目的是 Nixon悶夠了, 還想要大幹一場, 在鏡頭面前表達他的意志, 反正還可以從 Frost 那兒撈一筆錢.

法蘭克.藍吉拉在演技上,
就發揮了上述這種叫人受不了的人格特質,
他的眼神, 手勢, 語氣, 表情, 姿態,
開始接受訪問他展現出來滿溢的自信,
滔滔不絕的口才完全不給對方留空間,
好像別人都去死,
反正世界上只有我,
自大到"我可以決定一切",
"只要是我做的我說的都是對的."
哇!  太可怕了.

到最後,
關鍵性的最後兩個點 :
第一個是Nixon在晚上喝了酒打電話給Frost,
吐露了心中的不為人知的想法,
原來"英雄出身低".
其實我覺得也出身沒有多低,
只是當事人自己放不下這種自我認定,
耿耿於懷,
再度證實大人物不過是俗子, 
夠嗔痴.

第二個是Frost找到了一份關鍵性的會議記錄,
在看起來又要失敗的最後一次訪問前一晚加班熬夜,
本著記者窮追不捨的精神,
去證實有這回事兒及所有的線索,
勾勒出可以讓Nixon啞口無言以對的事實,
拿出來在最後一次訪談上出奇不備的攻擊Nixon,
Nixon 果然嚇一跳,
在鏡頭前失來原本武裝出來的自信,
承認"我錯了".

當一位不可一世大人物的尊嚴終於瓦解,
承認"我錯了"時,
那表情真的不好看.
那種失落是很深的, 
真的不容易演得有說服力,
我相信, 
在Nixon承認"我錯了"時,
他心中還是在懷疑"我真的錯了嗎?"

真不曉得, 
在事件一開始揭發當時就承認"我錯了",
和在被窮追不捨之後承認"我錯了",
這兩者差別在那裡?

差別在 : 
"我真的盡力去維護我的尊嚴了."
"Try 不成, 我只好認錯了."
"我以為我可以辦得到."

被歌頌的強者的意志,
可載舟,
也可覆舟.

你有沒有和"高層"接觸的經驗?
若有,
看一看這部片.

還片時,
年輕的租片店小姐問我這部片好看嗎?
以上就是我的回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