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趁孩子睡著的時間,
盧貝松之搶救地球(Home),
看到2/3的時候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再把剩下的看完.

這部電影的節奏從頭到尾都一致,
很平靜,
好像外星人把我帶上外太空,
告訴我"來, 我給你看一樣東西."

從頭到尾幾乎都是空中俯拍,
我們生存的環境好大好美喔!
連空氣污染, 垃圾場, 河川污染變色都被拍得那麼色層分明,
程度不好的觀眾, 會看不懂那些圖像是什麼東西?
數大就是美, 就是奇觀, 就是影響力,
它的移動遠遠看是緩慢的, 是了不起的,
再近拍, 讓觀眾看懂是什麼,
甚至再特寫, 看個仔細.
觀眾會感嘆 : 遠看那麼美的畫面怎麼會是邪惡的, 帶來毀滅的, 人類造成的東西?

它的運鏡讓我似曾相識,
如果觀眾有看過張藝謀導演的"英雄',"黃金甲"的話,
會對那種畫面的結構 --- 單純顏色或線條的背景, 前景有大量的點狀群體移動或是單點的移動, 好像有幾何圖形之美, 有散開暈開的感覺,
或是看到北京奧運的舞台表演所呈現的人海戰術視覺效果,
它會讓你覺得美, 也會讓你覺得怕, 但絕對不是動畫做出來的效果, 

它是人為的(人做出來的), 但是不是artificial的,
那種數大到量多到會淹沒我的感覺,
我心裡還是會有一種敬畏與害怕.

以前我曾語重心長的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污染."
生物本能, 變多變大變遠變重......
怕滅亡所以要成長,
成長就是好的也長, 壞的也長.

盧貝松(製片), 我知道你半百了,
Luc Besson (born 18 March, 1959
in Paris)
葛蘭羅斯(旁白), 我知道你比盧貝松還老,
Glenn Close (born March 19, 1947 in Connecticut)
楊亞祖貝童(攝影+導演), 我知道你專志於拍攝這美麗的地球已經18年了,
Yann Arthus-Bertrand (born March 13, 1946 in Paris)
你的工作讓你看遍了
美麗的地球, 以前的地球, 現在的地球.
你老得夠資格來告訴我們地球怎麼一步一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就像孩子點點低低的成長伴隨著母親青春容顏的流逝, 
孩子是這樣看到母親變老的,
孩子更想收集母親年輕時的照片, 加點兒最近的照片, 補捉母親離去前的面貌.

你是用什麼心情完成這一部片?
你這樣的運用影像
描繪大爆炸之初的地球誕生,
到殘存的火山噴口,
到海洋孕育生命,
到人類的成長,
到人類過度使用能源,
到人類文明過度龐大,
到溫度上升
到冰川美景消失,
到氣候劇變,
到20%的強勢者讓其他80%人類及其他物種活得難受,
到已知的不可能逃避的未來地球命運...

你, 是不是在為人類滅亡做準備?
有瀕死經驗的人描述靈魂出竅時會回顧過去,
人死前想起從前, 有一些感激,
想起過去, 有一些不捨,
對於犯的過錯, 對被自己有心無心傷害的人, 有一些抱歉.
人死時不管再怎麼留戀, 會先回顧再勇赴黃泉.

對於整個地球,
若要在死時回想地球的種種景像,
要不是你拍出來讓我們看, 根本無從想像,
死前回顧是要畫面的,
是你, 你們, 花了力氣結合了科技財力與意志, 給了我們畫面.

但是, 你拍得這麼細膩, 動用了極大的攝影儲存媒體空間吧?
應該也動用了不少直昇機吧?
你飛到那麼多國家去取景, 也坐了不少飛機及汽車吧?
剪輯及視覺處理, 也用了不少電吧?
你算過製作一部HOME產生多少公斤的碳排放?
你在拍之前, 有沒有預估一下碳排放預計量?
如果排碳量太多, 就違反了整部片環保救地球的理念.
如果超過就去買個碳稅?
你會因為超過太多就少拍一點? 還是不要拍了?

唉.......
高爾自己住豪宅, 他會自省搬到小一點的房子住嗎?
糖尿病醫生自己死於糖尿病.
除了提到幾個替代能源的契機, 你可有勇氣直接告訴我們什麼事情不要做不能做?

唉.......

我還是要說, 希望你這樣一拍, 功大於過.
呂洞賓做黃梁一夢,
夢見了功成名就的畫面,
知道那不是他要的人生,
醒了之後, 他就不那麼發展了.

以後人類轉世之前,
都給他看看你拍的HOME畫面,
胚胎在長腦子之前,
應該就會想想,
是造就? 還是造孽?
以後就不要那麼發展了?

我問女兒,
"要是你是恐龍, 你知道因為是你們恐龍數量太多,
耗盡資源造成自然災害即將死亡,
你會怎麼做?"
女兒說,
"還是那樣過日子."

你也許認為地球就是毀在這種思想裡,
而我認為, 她說的話還是有智慧的.

人類如果真疼惜地球, 不如想辦法演化成另一種低耗能的存在,
人只要是人大概永遠就是現在這樣過日子.
五十步百步之差而已.
麻煩的還在後面, 人類想會辦法去移居別的星球,
把那一個美麗的星球也變成現在的地球.
早晚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咪咪

艾蜜莉咪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